中国人造不出国际一流音箱吗?长期主义者邬宁不服

作为声学行业的“顶级舞台”,音箱品类一直是各家声学厂商当家花旦竞争的舞台。拥有一款“叫好又叫座”的音箱产品,几乎等同于摘下声学行业“王冠上的明珠”。

但这些年来,声学行业的“明珠”似乎已被国际大牌们牢牢把持。根据洛图科技公布的数据,音箱市场前五名玩家中,只有漫步者尾据一席,但无论在提及率或客单价上,漫步者都被宝华韦健、哈曼、马歇尔等国际大牌甩出几个身位,几乎是在“用低价换空间”。

选择绕过困难,国产声学品牌的恶性循环

面对国际大牌用好音质铸成的“叹息之墙”,更多的国产品牌不是选择硬刚音质、品质,而是选择绕过这堵墙,以“新奇特”的炫酷功能,或奇特的外观设计,争取自己在市场上的生存、增长空间。

这样选择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在意音质的消费者在体验过它们的糟糕音质后,认定“国产品牌音箱音质拉胯”,进而更倾向于购买国际大牌的产品。

如此恶性循环之下,“国产品牌做不出国际一流的音箱”似乎成为了一种市场“共识”。

但FIIL声学刚刚在3月11日开始京东预售的FIIL Aviator飞行家音箱,以2999元的首发价,试图在这个 “国际大牌当道”的时代,用自己的诚意与长期主义,挑战音箱市场因偏见形成的所谓“共识”。

为此,我们特地找到FIIL声学的总裁邬宁,探寻 FIIL对于声学市场的观察与野望。

平价高音质面前,国际大牌并非无懈可击

一款产品能够成为爆款,最核心的原因一定是强悍的产品力。那么,被众星捧月的国际大牌们,产品力真的无懈可击吗?在邬宁的眼中,国际大牌普遍存在“溢价比较高”的问题。

“我们买了好几款国际大牌的热销产品,经过主观体验以及对产品的实际拆解分析后,发现无论是作为音箱核心层面的音质表现力,还是编解码、声学配置或扬声器数量、总功率,产品的售价高于成本许多倍是常态。”邬宁在谈及国际大牌时说到。

因为看到了这样的市场现状,FIIL声学嗅到了机会,“我们一直致力于打破市场上不合理的高溢价现象,提供既高品质又价格合理的产品,以满足广大消费者的需求。”在已经耕耘9年的耳机赛道中,FIIL一直秉持着这样的理念,也获得了市场和消费者的认可。

不止消费者,坦克汽车等品牌也认可并与FIIL声学合作联名TWS耳机产品

而作为音箱赛道的新玩家,FIIL声学也绝非仅凭一腔孤勇的热血入局,敢于直面挑战宝华、B&O、马歇尔等国际大牌的背后,更有其深层的考虑,“这些老品牌在音质、设计和品牌历史方面拥有深厚的积累,但同时也存在价格高、市场定位狭窄等问题。FIIL通过提供具有竞争力的高音质产品,以及更加亲民的价格策略,来吸引那些寻求高性价比的消费者。此外,我们还更注重产品设计和用户体验,以满足现代消费者对美学和实用性的双重需求。”邬宁和FIIL声学的底气,不仅来自于内部沉淀9年,创造出许多爆款声学产品的专业团队,更在于他们已找到了自己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国际顶尖乐器品牌Gibson与FIIL联名耳机产品

硬刚大牌,靠的就是好声音有标准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音质是一款音箱产品力的核心。但音质好坏从来不是,也不该是一种“玄学”,它有着非常明确的标准。

对于音箱的音质来说,可以概括为两条关键指标,一是声学配置是否足够有诚意,二是声音信号是否在传输中没有损失,能不能达到CD级无损音质。但很可惜,即便在万元以下的价位,能够同时满足这两点的音箱产品也屈指可数。

首先,在声音配置上,FIIL飞行家音箱对标的,就是网友们口中的“万元内音质之王”——宝华韦健-齐柏林飞艇音箱。

在声学配置上,FIIL飞行家音箱采用“五单元、三分频、三独立声腔”的声学设计,将“高、中、低”音,通过精确的算法,分别给到两套3英寸中音喇叭、带有“号角”指向系统的¾英寸高音喇叭,以及口径6英寸、独享6.5L空间且配备智能倒相管设计的大口径低音喇叭,总功率达到惊人的240W。更大的喇叭尺寸,更强的功率,让FIIL飞行家音箱在播放音乐时能够提供清晰、细腻的音质表现力。而在声场的塑造、震撼音浪的形成层面,更带来了家用桌面音箱很难具备的强悍能力。

而为了避免发声单元强大的声波互相干扰,FIIL飞行家更采用了3独立声腔设计,把不同的单元装进三个“单间”里,形成2.1声道的Hi-Fi声音系统。

更好的声学配置,自然会带来更多的认可,FIIL飞行家不但拥有Hi-Res双金标认证。更拥有来自“出品方为美国卢卡斯影业——北美三大音质认证之一,常常被用在顶级影院系统中”的THX认证。它的好声音自然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FIIL飞行家在声学配置上融入“全数字链路功放技术”、“动态低频DRC增强”、“智能倒相管设计”、“自顶而下的底噪优化”、“独创蚌式箱体,优化共振”、“系统性散热专利设计”等六项专利技术,解决了家用桌面音箱常见的声音损失、低音表现力不足、底噪、共振以及长时间播放过热等问题。让好音质不受干扰,更稳定。

标准之上,FIIL声学找到了自己的“突破口”

优秀的声学配置,让FIIL飞行家音箱已经具备了一台Hi-End设备应有的水平。但我们知道,仍会有发烧友抛出那句经典质问——无线传输不能做到无损,放不了无损音乐,聊什么Hi-Fi?

的确,现有蓝牙传输受技术限制,传输带宽最高也只能达到990Kbps码率,而且还会出现卡顿问题。“就像把一台超跑开上乡间土路”邬宁形象的比喻到。而国际大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通常采用Wi-Fi传输,但这一方式不但设置繁琐,而且限定苹果设备使用,极为不便。

而FIIL则选择另辟蹊径解决这一问题,“在老牌企业面前我们想要竞争、奇袭,就需要找到一个技术的突破点,需要跟别人不一样,需要创新。如果没有创新,只有Copy、学着别人去做,就只能跟在别人后面,而我们不希望走这样的路径。”邬宁在介绍FIIL飞行家独有的“无损音乐加速器”小插件之前特别向我们强调了这一点。

FIIL飞行家音箱的“无损音乐加速器”可以通过TYPE-C/Lightning接口和我们的安卓或苹果设备(手机、电脑、Pad等)连接,进而实现1Mbps+的传输带宽。

定制私有协议、定制发射/接收器在家庭音箱的品类中FIIL还是第一家,冒着成本增加的风险去做行业中未曾出现过的事情,邬宁的出发点其实很质朴,就是让所有用户都能方便地享受到FIIL飞行家音箱的“CD级原生母带”无损音质。

而为了实现这项创新,FIIL与母公司为联发科的“络达科技”合作,用FIIL团队近一年时间的不懈奋斗,解决了软件开发层面的BUG处理,更满足了各种各样高清音频认证的音频编解码开发,硬件层面的工业设计、抗干扰等问题。

这只是FIIL飞行家音箱在开发过程中一个非常小的点,但却是它强大产品力的缩影。

首先私有协议本身,很好地体现了FIIL对用户需求的洞察,深刻地了解到市面上同类产品消费者使用不方便、体验不够好的问题,他们没有妥协于现有条件,而是想方设法地解决了用户的痛点。另一方面,私有协议体现了FIIL的竞争思路,把产品做得更极致而不是随大流,就会形成差异化,得到消费者认可。

当然,FIIL飞行家也同时支持传统的AAC、SBC蓝牙传输模式,且支持LHDC传输。除蓝牙之外,还保留了3.5mm音频AUX输入接口,让飞行家能够更方便的与电视、游戏主机等设备连接,包揽全家声学需求。

是声音实力派,更漂亮的不像实力派

FIIL飞行家的产品力也不止呈现在音质上,它的外观设计与做工同样惊艳。

与FIIL既往产品一样,FIIL飞行家依然由来自德国的designaffairs设计师工作室担纲。这家工作室脱胎于西门子、保时捷设计部门,是埃森哲集团旗下的国际一流德国设计工作室。自成立以来更荣获包括红点、iF在内等300多座国际设计大奖。

而这款声学旗舰产品更由埃森哲-DA董事总经理 Moritz Ludwig亲自操刀,他用包豪斯风格简约的元素和线条,配合革命性的材质组合,让这款产品实现了功能性与美感的完美融合。

FIIL飞行家富有现代感的流畅外形,更能适宜各类高品位的家居环境。

无论你的家装设计语言来自包豪斯、北欧、森系、诧寂或者新中式……首发的优雅灰、纯净白两种配色的FIIL飞行家都能完美融入,并在其中成为视觉亮点。

当然,系出名门的设计品味之外,FIIL飞行家在用料方面,也十分考究,更兼顾了审美与实用性的结合。

比如,哪怕是飞行家看起来最不起眼的中网,也花了大功夫,科技含量堪称“音箱中网里的GORE-TEX”。在网布的选择上,FIIL下尽功夫。从透声性非常优秀,但质感不够高级的细纱布;到用于高定服装,质感优秀,但影响音质的羊绒面料,都做了一一测试。

经过上百次测试,FIIL最终为飞行家音箱量身定制了这款颜色优雅、质地细腻、透声率又高的科技网布面料,而成本自然也高出同级别音箱的用料标准。

飞行家使用的这款——“音箱上的GORE-TEX”科技中网布料,美观、优雅的同时,更能带来声音的纯净、震撼。

而同样的,飞行家音箱的表面,大面积使用小荔枝纹皮,不仅质感拉满,更比同价位品牌常用的皮料,更容易打理,耐用性也更强。

而在中圈与脚架部分,FIIL更采用高密度的全金属材质,质感、触感优秀的同时,金属优秀的支撑性与稳定性,更能起到稳定机体,抵消共振的作用。

不像部分产品,只靠堆砌表面材质让产品看起来“卖相好”。FIIL飞行家在水准之上的审美品味之外,更重点考虑用户的实际使用体验,让音箱不止好看,更回归音质,可谓诚意十足。

抬头望月亮,不忘低头捡那六便士

在整场访谈中,我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凝练在FIIL飞行家音箱中的浓浓产品诚意。更有FIIL作为国产声学品牌的独特气质。

在谈到最近大热的“大模型AI与音箱结合”的话题时,邬宁表现出的并非是常见的兴奋与狂热,他并没有像我们常见的访谈对象一般,侃侃而谈新技术的前景或充满想象力的故事,而是将FIIL的经历分享给我们,“从TWS耳机刚刚有概念,我们就在一直关注,但直到几年后相关技术成熟,我们才选择生产TWS耳机产品。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厂商跟风推出了不成熟的TWS耳机,很快‘风口’变成了‘坑口’,这些厂商和品牌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实际上,邬宁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他了解AI的发展脉络,认可其价值,但也冷静、审慎的考虑着新技术是否能带给消费者真实的使用价值,“如果更加冷静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生成式AI最大的进步就在于它能够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并且它对于算力的要求又让部署具备一定的门槛,因此我认为音箱当前并不是最合适落地的载体,但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AI应该会实现全品类的落地,将会无处不在。所以,我的态度是:短期谨慎看待、长期乐观看好。”

而对于邬宁和FIIL声学来说,他们真正的野望并不寄托于被炒热的“新概念”,而是扎实的“长期主义”。

“声学行业的技术迭代并不像电动车、AI一样快速,更多时候都是一点一滴的微创新积累而成。”邬宁向我们分享到,“所以,自2014年筹备,2015年正式成立,9年多以来,FIIL一直坚持做符合我们自己价值的、有差异性的事情、符合FIIL定位的事情。而不符合的、不相关的、一阵子热潮的,我们就坚持不去做,这个也是要有一定定力的

“我们就是要做一个很长期的,可能就是一辈子就做好这一件事情的,这样的一个目标(把FIIL打造成中国自己的高端声学品牌)”邬宁用一段有力的话,总结了FIIL声学的长期主义目标。

邬宁和FIIL声学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FIIL飞行家音箱上市前的2024美国CES电子展上,这款音箱就惊艳了到场的观众与媒体,FIIL不大的展台一度被挤满,甚至有许多观众反复询问,“北美什么时候能买到这款产品”。

邬宁在CES2024现场接受北美科技媒体专访

在谈到与国际大牌的竞争时,邬宁承认他们的先发优势,但也不畏惧挑战者必须面对的重重困难,“想要跟他们逐渐站在一起,这肯定不是一夜之间的, 是一个持久战,一定是量变积累引发质变的一个过程,而我们就有这种信心,也有这种信念感就是一点一点去做。”他化用英国作家毛姆的名作《月亮和六便士》中的一句名言,将其重新演绎为“我们一边一直在抬头看月亮去憧憬它, 但是也从来不忘记低头去捡那六便士”。

所以,当几乎所有中国同行都选择另辟蹊径时,FIIL声学选择正面对抗,相比于用“闪着奇异光彩”的新概念刺激消费者冲动买单,FIIL更希望用好听、好用、充满诚意的“平价高音质”产品,直面国际大牌。

面对国际大牌的品牌力压制,面对消费者对国产家用音箱不那么正面的固有印象,FIIL选择了一条显然更困难,更艰辛,但却正确的路。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脚踏实地、披荆斩棘。9岁的FIIL虽然在百年历史的国际大牌面前,仍是个“年轻人”,但他们真刀真枪的产品力,团队踏实的“长期主义”哲学,已经让我们看到了百年老店的底色。

是的,有很多人曾说“中国制造不行”。但今天,不同行业的许多中国品牌,不但能挑战世界大牌,甚至能将他们“挑落马下”。无论是品牌力、技术能力、审美品味,还是在科技工程开发、市场营销上,中国品牌都已具备成熟而行之有效的方法论。因此,我们今天能享受到许许多多高质量、精美、成熟的中国产品。

所以,虽然很多人今天仍在质疑“中国人能造出国际一流音箱吗?”但,历史与现实都在不断证明,我们能。

(来源:新消费日报)

关于作者: usere6uwe56

免责声明:本站全部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站 全部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作参考,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