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生活 我默默把游戏昵称从“手臂泵感轰炸”改回“问就是菜鸡”

我默默把游戏昵称从“手臂泵感轰炸”改回“问就是菜鸡”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我入病屋。在万家团圆的大年二十九,我竟然住进了医院,病因是一种比(no)较(zuo)常(no)见(die)的临床疾病,横纹肌溶解症。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患病后可以简单地自我恢复,事实上,若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导致急性肾损伤。

年前,母亲大人思念我这迟迟不归的游子,多次cue我早点回家,都被我“义正严辞”拒绝了。其实作为一个三好青年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我之所以买大年二十九才回家的车票,不过是想趁着春节期间健身房打折,好好撸一下铁,可是,祸根就此埋下。

撸铁一时爽,肌肉火葬场

从2020年十月开始,体力劳动变少,入秋了开始“贴秋膘”,我的运动量逐月递减,直到2021年一月达到低谷。“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冬天胖几斤”,临近年关,某日和亲爱的张小姐视频聊天时,我在手机上看到了一个大脸盘子(当然前置摄像头也有一部分责任),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健康,我要减肥。

经过二十分钟的紧急磋商,我和张小姐定下了如下目标:

1. 目标一:我俩体重相差35公斤保持不变;

2. 目标二:我在两个月内减掉6公斤,则每周应减去0.75公斤。

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健身房的促销消息挤满了朋友圈,我在第二天就办了月卡,开始重拾撸铁生涯。咨询过教练后,他给我定下一周五天,三天有氧运动,两天无氧运动的训练计划。

第一天,长跑有氧训练,经过充分的热身和拉伸,我在1小时内顺利完成5公里,完全没有负担。

第二天休息,我买了5磅乳清蛋白粉,巧克力味的。想象着变成古典肌肉猛男的模样,我进入梦乡,梦里我在操场上奔跑,那是我逝去的身材……

第三天,我怀揣着满满的憧憬,火速换好衣服来到了健身房。当天的目标肌肉是手臂和腹部,作为一个稳健的男人,我慎重地选择了Keep上的K3进阶教程:哑铃手臂轰炸和腹肌撕裂者,你听听,多么有力量感的名字。

按照课程提示,我一丝不苟地开始哑铃手臂训练。戴上耳机,放上劲爆的音乐,小心翼翼地从5千克的哑铃开始上手,完全不受其他大神的干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训练过程中,我感受到了超级组在短时间内对我的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的轮番轰炸,肌肉充血,泵感非常!虽然很累,但是我最终还是克服了酸胀感,坚持完成了23个动作。

休息十分钟后,我开始了腹肌训练。其实这个时候,体力已经不允许我高强度高负荷地以腹肌发力完成全部动作了。但是惊人的意志力让我勉力完成全套16个动作,之后,我满足地灌上一大杯蛋白粉,心中暗自为自己点赞,真是自律的男人。而且为了纪念自己顺利完成第一天的力量训练,我将王者荣耀里的名字改成了“手臂泵感轰炸”,和我的后羿贼配。

第四天,做人不能半途而废,定了计划就要执行。照例还是1小时内跑完5公里,8公里每小时的配速。晚上早早就洗澡了,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觉得非常口渴,双臂坚硬如铁却很酸疼。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两只胳膊无法伸直又无法弯曲到底,怎么摆都嫌累赘。此时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捏了捏肱二头肌,觉得成为大肌霸只剩一步之遥。

第五天,早上起床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一跳,双目无神,眼袋深重,面色不正常的潮红,手臂的僵硬酸痛更为严重了。上厕所时,我望着马桶里憋出来的茶褐色的尿液及漂浮着的泡沫,陷入了沉思:没听说喝下去的茶会原封不动的回归自然,再说我昨天也没有喝茶呀?

咨询了一下健身大神,他建议我先在X度上看看病,对照下症状,说不准是癌症也不一定。我笑骂滚蛋,但一丝忧虑浮上心头,于是把情况反映给了亲姐。她是三甲医院护士,在肾科轮过班,一听我的描述,就提出了几种可能性,让我多喝水,下午来医院检查。这一天,是大年二十八。

心怀侥幸,最终确诊

临近中午,我没有急着赶去医院。在网上对比搜索了一下症状,发现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横纹肌溶解症,建议是多喝水。于是我吨吨吨灌了十几杯水,那种200毫升的一次性纸杯,算下来有2升的水量。

之后,尿量明显变多,颜色也淡了很多,不过还是茶褐色,不是正常的淡黄色。

下午,来到门诊,上午2升的饮水莫名给了我信心,假如不是肌溶解呢?假如能自愈呢?见到医生后,我简单描述了一下尿色加深、肌肉酸痛的症状,并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下,医生未置可否,只让我先去做了个尿检。

作者供图

尿检显示,隐血3+阴性,其他正常。医生打量了我几眼,建议去做个血检。我尽管请医生开了检查单据,心里却打着小算盘:今晚再看看情况,假如尿液恢复正常,那我明天就不来医院了;如果症状依旧再来查。毕竟明天就是大年二十九了,要回家了呀!

拍拍屁股刚到家,姐姐一通电话把我骂醒。她咨询了肾内科的主任医师,像我这种情况需要抽血检查,如果确诊是横纹肌溶解症,视情况轻重需要住院观察。如果拖着不及时治疗,引起肌酸激酶、肌红蛋白等大分子进入血液,经过肾脏排出体外时,可能引起肾小管堵塞,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要透析才能治疗!让我自己想想是回家过年重要,还是小命重要?

经过十秒钟的慎重考虑,我果断选择了保命,急匆匆地赶回医院去抽血。普通检查报告要到下午三点之后给出。在焦急的等待中我打起了后羿,因为手臂酸疼操作不便而三连跪,于是我默默地把名字改回了“问就是菜鸡”……

抽血检查的项目是肾功能+心肌酶谱+电解质。检查发现我有六项指标远高于正常值,特别是磷酸肌酸激酶(横纹肌溶解症的关键检测指标之一)达到37555,而正常范围是26-174,也就是说我是正常值的216倍!这下惨了,检查室打来电话,提醒我这种情况非常严重,最好立刻到医生这里来。

作者供图

主任医师看过报告,确诊了横纹肌溶解症,斩钉截铁地说需要打吊针,最好立刻安排住院。看到我脸色很差,医生安慰说,病情发现得早,及时进行治疗,每天输入4瓶500毫升生理盐水,再喝2-3升的苏打水,坚持一周后问题就不大了,肌酸激酶指标会每两天下降一半,认真治疗后会降得更快。

晕晕乎乎地应下医生,我预感到这个年是回不去了,开始纠结如何向爸妈交代。

开始住院,别样的春节

大年二十九的晚上,我住进了病房。旁边是一位吃药吃坏了肝的小伙子,他比我还惨,已经打了一周的吊针,还要再打一周。等待护士小姐姐准备药水的间隙,我和妈妈通了电话。

我:“妈,我这边有点事情,今天不能按时回去了哈,可能明天或者年后回去。”(为了不让二老担心,我决定瞒下来)

妈妈:“啊,为什么呀?”旁边传来爸爸的声音:“搞什么呀,不是说好今天回来吗?”

我:“没什么呀,就是遇到点事情……”(傻孩子哟,什么事情能瞒得住妈妈呢?)

妈妈沉默半晌,说:“快说到底什么事!”

我:“就是……生病了需要打吊针,运动过度导致的,没什么大问题,医生说打两天盐水就好了,都不用吃药,不用担心。诶呀你们就放心吧,搞不好我明天就回去了,先不说了哈。”(还是决定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妈妈无语,默默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我放空思绪,盯着一滴一滴落下的盐水,回忆上一次打吊针是什么时候。这时手机响了,是妈妈的电话,第一句话就让我鼻子一酸:“今年我们去你那边陪你过年!”

发呆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来给姐姐打电话,但她今天好忙一直没接,我只好等她来病房,再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姐姐好几年过年都要值班,特别是去年和今年疫情期间更忙,没有机会回家。她说,今年已经和同事约好了,过年聚在一起打麻将,爸妈要来只能推掉约定了,都怪我这个坑弟弟……

闲暇时我记了个时,一瓶500毫升的盐水需要83分钟才输完。等到全部输液完成,已经深夜了。我望着稀落交织的车流和远方影影绰绰的灯笼,感到些许惆怅和新奇,毕竟留在外地等父母过来陪我过年这还是第一次。

被妥善照料,指标稳步下降

父母第二天中午来了,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开始张罗年夜饭。他们从家里带了处理好的老母鸡、羊肉、鲫鱼,还有市面上已经涨到10块钱一斤的小青菜。我在医院里默默地输液,医生查房时特意交代,过年期间要特别注意饮食,不能吃高盐食物,不能吃大量蛋白质,以免进一步加重肾脏负担。我一边吨吨吨灌水,一边心生悲凉:过年都不能多吃,只能尝一尝味道……

输完液回家已经到了年夜饭的饭点了。家里早早摆上了菜肴和碗筷,我面前特意放了一大盘鲜翠欲滴的炒青菜,可是怎么看都不如旁边的红烧鸡块和香煎鲫鱼诱人。

过年期间,家人的悉心照料让我的症状逐步缓解,尿液颜色逐渐恢复成淡黄色,两只胳膊的酸疼感也舒缓了很多。只是晚上睡觉还是非常不便,首先是脱衣服非常困难,胳膊肿胀又无力,留置针又总是会被拉扯到,非常疼;其次是尿频,每天摄入5升水,半夜不可避免频繁上厕所。

大年初二一早来医院复查,这次主任开的检测指标是肾功能+心肌酶谱+肌红蛋白。

作者供图

这次,磷酸肌酸激酶已经降到21433了。医生解释说,之所以没有降到37555的一半,是因为上次检测时指标还没有达到顶峰,整体看下降还是很快的。但对比谷草转氨酶(肝功能的重要指标之一),只从835降到703,而正常范围是8-50,为避免对肝功能造成进一步的损伤,医生给我开了两天的护肝药,随盐水一起输入。

因为姐姐是专业护士,我问医生能不能回家输液。医生斟酌后,让我先在医院输一次含护肝药的盐水,看我是否会过敏,若没有不适症状可以带回去输液。我刚开始还不解,直到姐姐淡淡地瞥了我一眼,说:“在医院输液如果发现问题,抢救起来多方便呀!”好的好的,我住嘴。

打着麻将,指标极速下降

当晚,我就开开心心回家(打)输(麻)液(将)去了。虽然两只手肿得和猪蹄一样,但是完全不影响我码麻将。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以克服的,你看,就算没有骰子,我们还有微信小程序可以用嘛。

作者供图

当然单手操作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发挥,手臂会酸得很快,同时频繁上厕所也打断了我的思路和牌运,最后输了百来块的我无奈地在家庭群里发红包。

其实输液并不难熬,最痛苦的是一天要喝3升多的水,姐姐每天都不厌其烦地提醒我喝水。

大年初五,照例去医院复查肾功能+心肌酶谱+肌红蛋白。令人非常惊喜的是,磷酸肌酸激酶指标已经直线下降到1761,“只比”正常指标高10倍,同时肌红蛋白和谷草转氨酶指标也是大幅下降,已经接近正常区了。医生说,恢复得非常好,后期可以不用打吊针了,注意多喝水多休养一阵子。

作者供图

父母临回家前千叮咛万嘱咐,以后运动要循序渐进,不可再像这次一样急功近利了,这段时间要听医生的多喝水少活动。我的胳膊酸酸的,但是心里暖暖的。

姐姐继续照料着,每天端来4升水督促我喝。回想起这次不一样的春节,我给自己提了个醒,以后运动要适可而止,身体出现状况时万万不可有侥幸心理,要及时上医院就医,详细向医生描述症状。

刚过雨水,马上就到惊蛰了,和张小姐的约定并没有忘记。万物复苏的季节里,我希望大家依然热爱运动,保持健康生活呀!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Smile

编辑:路畅

乐酷家生活网(lekujia.com)—健康生活—快乐生活多一点点,炫酷生活就在乐酷家生活网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分享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乐酷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