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娱乐 尤文财报分析:过度消费+注水交易,带来严重后遗症

尤文财报分析:过度消费+注水交易,带来严重后遗症

体坛周报驻意大利特约记者 沈天浩

创纪录。9月23日,尤文图斯董事会批准了2021-22赛季的财报,这一报告本来要在10月28日的股东大会完成审批,但会议被推迟到了11月23日。没有好消息:2.54亿欧元的巨额赤字,不但创下了俱乐部历史上的新高,也让上赛季的尤文成了意大利足球历史上单季亏损最严重的球队。实际上,早在财报公布之前,各方媒体结合尤文此前公布的半年报,已经推算出俱乐部上季的最终亏损额会在2.5亿左右。

960x0.jpg

商业收入成救命稻草

从趋势上来看,近几年的尤文图斯几乎是AC米兰的反面。红黑军团在两年的时间里,将俱乐部的赤字从1.95亿降低到6650万;尤文图斯在2014-2017年间保持盈利(尽管球员“注水交易”在其中起了作用),从2017-18赛季开始,俱乐部的赤字开始从1900万欧元逐年翻倍,一直来到2020-21赛季的2.1亿,上赛季进一步又来到2.54亿。

收入层面,尤文上赛季录得4.43亿欧元,创下2016-17赛季以来的新低,比此前一季下降3730万欧元,主要原因来自转播权收入的下降。2020-21赛季,尤文的转播权收入高达2.35亿欧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中包括了此前赛季顺延赛事的相关收入(12场联赛和欧冠淘汰赛);上赛季,这项收入“回归常态”,来到1.71亿欧元,降幅多达6480万欧元。

尤文上赛季通过比赛日收入3220万欧元,但依然远低于前疫情时代的最高纪录(7065万),2450万欧元的增幅,也无法弥补转播费减少带来的巨大缺口。当然,球场去年的上座率依然明显受到疫情影响,这一数字在本赛季应该会继续增长。

商业收入依然是尤文最稳定、最可靠的金库:俱乐部在这一领域的营收额从2020-21赛季的1.71亿,小幅回落至上赛季的1.67亿。比起米兰双雄,尤文从赞助商获取的收入要丰厚得多:主赞助商吉普汽车和装备赞助商阿迪达斯,分别向斑马军团每年支付约4600万和5100万的赞助费。相比之下,国际米兰上赛季从Socios.com拿到约2000万欧元,耐克的赞助费则是2500万欧元;AC米兰在现有合同上,只能从阿联酋航空和彪马身上分别拿到1400万和1310万,这两个数字在续约后都会上涨到3000万区间,但距离尤文依然有不小差距。

Fgaeen2XoAAeY1A.jpg

超额消费终酿成恶果

比起此前几年,尤文最近两季录得巨额亏损,很大程度上是之前滥用球员做账造成的恶果。都灵检察院刚刚结束对尤文俱乐部“注水交易”的初步调查,但这一案件的大幕刚刚拉开。按照检察院的推算,如果没有做账手段,尤文早在2019-20赛季,就本该出现2.31亿欧元的赤字,但那个赛季账面上的最终亏损额为8970万欧元。原因?俱乐部在账面上显示了超过1.5亿欧元的球员交易利得。

尤文靠做账支持“C罗战略”,并高薪签下拉比奥、拉姆塞和阿图尔这样的球员,带来了深远持久的负面影响。如今,在日益严格的监管下,俱乐部管理层已经无法继续使用非常规手段弥补赤字。上赛季,尤文在球员管理一项收入4070万欧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本坦库尔和库卢塞夫斯基转投热刺的一揽子交易,乌拉圭人为俱乐部带来超过1000万欧元的资本增益,而瑞典边锋的租借费就高达1000万欧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热刺也极有可能会掏出3500万欧元将他买断。

过去几年间,尤文图斯进行了明显超出球队营收能力的奢靡消费,这导致俱乐部在财务上显示的经营成本依然极其高昂。上赛季,尤文的人力成本支出高达3.52亿欧元,由于C罗是在8月底离队的,他的薪资负担依然部分地体现在这份财报上,德利赫特、什琴斯尼、博努奇、迪巴拉、拉比奥和拉姆塞等人,则组成了上赛季球队的高薪俱乐部。

资产减值一项上,尤文上赛季的开销也达到了1.96亿欧元,其中1.73亿和球员账面价值折旧直接相关。这一数字比起此前2020-21赛季已经略有下降,关键原因是C罗的离队,让斑马军团无需继续摊销他当年的天价转会费。即便如此,当初顶着不菲身价加盟的德利赫特、阿图尔、贝尔纳代斯基和道格拉斯·科斯塔等人,让球队不得不继续计提高昂的折旧支出。别忘了弗拉霍维奇:塞尔维亚人在冬窗以超过80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拿的是税后700万的队内顶薪,考虑到他已经在意大利征战多年,无法享受税收优惠,尤文的税前工资支出高达1295万欧元。

960x0 (1).jpg

2024年扭亏为盈?

尤文母公司Exor在2022上半年的财报中做出预测,表示尤文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将会在2022-23赛季迎来一定程度的改善,尽管高昂的赤字依然不可避免。C罗带来的成本终于归零,德利赫特的售出为俱乐部带来不菲的资本增益,而迪巴拉、阿图尔和拉姆塞等人的离队,也降低了球队的薪资负担。

可新的问题随之出现。Exor公布半年报时,尤文图斯尚未从欧冠出局。欧冠征程止步小组赛,将会为尤文图斯带来至少2500万欧元的收入缺口。2019年,尤文俱乐部制订了一个“2019-2024发展计划”,并在2021年结合后疫情时代的新形势进行了修订。计划中提到,俱乐部希望在2023-24赛季完成扭亏为盈,但能否实现目标依然取决于一些外部条件。

这些条件中的一部分已经实现,比如尤文俱乐部的成功增资,以及经济大环境的逐步正常化;一部分正在实现的路上,比如让尤文保持意甲前四的排名,稳定获得参加欧冠的资格。然而条件中还包括一项:尤文图斯需要连续进入欧冠淘汰赛。从尤文负于本菲卡后,这一假设不再成立,尤文在两年后“扭亏为盈”的目标,本身已经很难实现,如今看来更是几近幻想。

乐酷家生活网(lekujia.com)—商业生活—快乐生活多一点点,炫酷生活就在乐酷家生活网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分享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乐酷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