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娱乐 【观察】世界杯137人归化创纪录 摩洛哥模式难复制

【观察】世界杯137人归化创纪录 摩洛哥模式难复制

体坛周报特约记者 杨健

上届世界杯,82名至少具备两国国籍的球员,组成了盛况空前的归化大军,但仅仅4年之后,出现在卡塔尔的归化球员以137人的规模,将4年前的纪录刷新。归化比例从9比1到6比1,不但意味着拒绝归化球员才是异类,也让更衣室里平添了更多元的色彩。

身为32强中球员最为驳杂的存在,本届以超级黑马姿态席卷伊比利亚双雄与比利时、豪取殿军的摩洛哥,14名国脚出生于海外,人尽其用到了极致。但同样从孩童时代就开始归化大计的东道主卡塔尔,却以一盘散沙的表现叨陪末座。同样海量归化,却是天渊之别,这一补强即战力的最便捷方式,注定还要长时间活在争议之中。

绝对数量巨大,靠谱者寥寥无几

归化之于中国球迷,一度是本届世预赛还在激烈争论的新鲜事物,但对于世界杯正赛,早就是稀松平常的存在:1930年第一届世界杯上,就出现了归化球员的身影,但比例仅为5%。到2018年,这一比例增至11.2%,2022年增至16.5%,创下世界杯历史新高。当然,受各种历史、地理和人文因素影响,本届世界杯的137名归化球员在32个球队中的分布极其错综复杂,且绝对不平均。以大洲为统计对象,非洲最多,共55名;欧洲次之,共有44名;亚洲球队共12名。

Ghana.jpg

尽管非洲5队归化人数最多,但除去摩洛哥和塞内加尔突出重围,加纳、喀麦隆和突尼斯最终都没能小组出线,其中尤以今年3月出线后就疯狂归化的“黑星”最为可惜:球队补充了以伊尼亚基·威廉斯为首的诸多前场好手,但真正谙熟球队套路的,仍是老队长安德烈·阿尤、新锐库杜斯等纯粹本土球员,在和乌拉圭的出线生死战中,原本就是德国海归的主帅阿多先后派上了4名海归,但他们也在阿尤射失点球后同步迷失。

喀麦隆足协主席埃托奥赛前曾叫嚣“我们不需要姆巴佩,我们只需要那些为国家队而战的纯正的喀麦隆人”,但直到大名单确定前,他还在联系已经退出国家队的马蒂普,而为球队挽尊的,也不乏一半德国血统的舒波-莫廷。突尼斯也还是一群土枪土炮唱主角。

向左摩洛哥,向右卡塔尔

尽管归化球员多达14人的摩洛哥,是本届32强成分中最为复杂的存在,但和4年前相比,他们已经收敛许多。当时雷纳尔手下的23名球员中,有17人出生在国外,比例高达73%。但即便压缩了3人,他们仍以2人的优势,力压突尼斯和塞内加尔(各12人)。

“亚特拉斯雄狮”晋级历程中,出生在荷兰的齐耶赫、出生在西班牙的阿什拉夫和出生在加拿大的布努,是球队最为关键的角色,但在摩洛哥人眼中,他们其实算不上“外国人”。根据摩洛哥法律规定,父母中任何一方只要出生在摩洛哥并拥有摩洛哥国籍,其子女即可自动获得摩洛哥国籍,而且摩洛哥承认双重国籍。

https___cdn.cnn.com_cnnnext_dam_assets_221207111352-02-morocco-spain-quarter-finals.jpg

摩洛哥足协也常年自豪地对外宣称,他们的国家队实则是一支“零归化球队”。当然,北非的阿拉伯人自古就有游牧、迁徙和移民传统,2014年数据显示,仅居住在欧盟各国的摩洛哥人就多达280万,这些拥有摩洛哥血统的第一、第二代移民自出生时就自动获得摩洛哥国籍,而如今的摩洛哥国脚,也多半是首代劳工的三代后裔。

相比于摩洛哥,东道主卡塔尔的归化大计,似乎只能在亚洲范围内通行无阻。3年前,阿斯拜尔精英学院的出品质量,还曾让以青训著称的日本低头,但如今,费利克斯·桑切斯的26人名单中,有多达11张外籍面孔。从首战被厄瓜多尔降维打击之后,全队便显得无心恋战,不少担任要冲的归化球员更是迷茫而泄气。浸淫中东多年的桑切斯,也对贫瘠人口导致的海外求兵无可奈何:“我们是只有6000名注册足球人口的国家,所以这个结果可以预见,我们从未将晋级16强或8强设定为参赛目标。”

血统越纯粹,越出成绩?

本届世界杯32支球队中,只有4支球队完全没有归化球员身影,分别为巴西、阿根廷、韩国、沙特,只来自两个大洲,且正好是一个小组的体量。但事实上,贵为新科世界冠军的阿根廷,看似保持了血统纯粹,但也险些破了规矩。在华金·科雷亚、尼古拉·冈萨雷斯相继告别世界杯后,本赛季刚在曼联崭露头角的小将加纳乔(出生于马德里,具备阿根廷和西班牙双国籍),一度曾是热门候补,但最终,斯卡洛尼还是拒绝征召这位常被本国球迷看做外国人的新锐。毕竟,2006年佩尼亚弃蓝白军团加入斗牛士造成的伤害,至今仍被不少蓝白粉丝耿耿于怀。

剩余三队保持血统纯粹,则基本是民族情结和历史沿革使然。巴西队一向以人才过剩著称,向来只有桑巴遗珠选择为其他足协而战,而没有对应的反向流动。而沙特队莫说接纳外来归化球员,把国脚送出国门接受历练,在当下的文化背景都可能引来反对意见。向来民族自尊心极高的韩国,拒绝归化球员也是不成文的潜规则。

639ebb454e3fe01670fd6ecd.jpeg

事实证明,国家荣誉在世界杯赛场的号召力,都相当可观:阿根廷能在决赛挫败堪称民族、人种、肤色博物馆的法国,球队基于国家认同的向心力功不可没。而内马尔、蒂亚戈·席尔瓦等老将的国家情怀,孙兴慜带伤为国出征,以及沙特王室和国家队多年来的天然默契,都是三队本届表现达标甚至超标的动力所在。

但很显然,过于强调出身,则必然催化国家队边缘人甚至无缘人,选择其他国家队战袍。仍以南美双雄为例,本届世界杯32强中除去26名阿根廷国脚,还有3名准阿根廷人。身为塔瓦雷斯时代的乌拉圭一门,穆斯莱拉实则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但本届位置被罗切特夺走的他,只在被淘汰后围攻裁判时露脸一回。

同样出生在阿根廷的厄瓜多尔门将加林德斯,少年时代还曾和梅西同场竞技,但生涯主要在智利联赛度过的他,最终选择厄瓜多尔,更加“不走寻常路”。而出身河床青训体系的莫里,在颠沛流离多年之后,和诸多阿甲名将一样选择墨西哥超级联赛焕发第二春,趁国家队锋无力之际拿到世界杯机票,更是意外之喜。

而巴西向前宗主国葡萄牙的输出,在德科之后已成五盾军团组队常态,除去上个世代的归化精英佩佩,本届两名中场奥塔维奥和马特乌斯·努涅斯,分别出生在巴拉纳州和里约州,前者更是出自巴西国际队青训。如果选择不放弃母国国籍,两人出现在卡塔尔的可能性,着实微乎其微。

乐酷家生活网(lekujia.com)—商业生活—快乐生活多一点点,炫酷生活就在乐酷家生活网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分享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乐酷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