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娱乐 戴杯提前与皮克分手 雄心改革烂尾后如何收场?

戴杯提前与皮克分手 雄心改革烂尾后如何收场?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弈桑

当ATP为其与Netflix合作的大型网球纪录片——《破发点》举办声势浩大首映式的同一天,主要竞争对手国际网球联合会(ITF)却传来一则不知是喜是忧的消息:旗下赛事戴维斯杯今年将不再同足球明星皮克的Kosmos公司合作,双方原本25年雄心勃勃的合作计划,仅仅五年就提前宣告烂尾了。

微信截图_20230113103634.png

拥有超百年历史的男子网球团体赛戴维斯杯,由于面临关注度下滑、ATP杯和拉沃尔杯等新团体赛竞争、球员抱怨赛程过长等诸多压力,于2018年宣布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计划,其中一项就是足球明星皮克的Kosmos带着大量资金而来,让“为荣誉而战”的戴杯终于开始提供不菲的奖金。

如果仅仅是多了奖金这一项改革,恐怕所有人都会拍手称快,然而对赛制的改变才是引发争议的关键。如果说由五场变成三场、由五盘变为三盘、取消长盘决胜这些大多数人也都赞同的话,那么决赛阶段取消主客场、改为在中立场地集中进行,却让大多数人深感不满。

前世界第一、曾代表澳大利亚获得过戴杯冠军,同时也是现任澳大利亚戴杯队长的休伊特就说:“现在我们被一位西班牙的足球运动员管理,这和我站出来要求更改欧冠联赛的赛制别无二致,他根本不懂网球。我完全不同意新的赛制,把决赛集中在一个地方举行很荒谬。” 相信休伊特代表了很多人的意见。

而在当今男子网坛的任何改革,能否得到“三巨头”的支持相当重要,费德勒当时就表示“让一个足球运动员管网球很奇怪”,德约虽然没有将矛头直指皮克,但他也表示戴杯取消主客场非常遗憾:“因为拥有像足球比赛那样的主场氛围,才是戴维斯杯最大的魅力。”

德约确实点出了这次改革注定失败的关键所在:丧失了主客场这个自己曾经最大的魅力,也丢弃了作为一项赛事最重要的辨识度。而从经济角度考量,如果决赛阶段东道主队伍表现不佳,其他队伍又缺乏大牌球星的话,也很难提起观众的兴趣,门票收入也会受到影响。

314564.jpg

“三巨头”中唯一表达支持的是纳达尔,毕竟作为皮克的西班牙老乡,而且改革后的决赛目前都在西班牙举办,纳达尔很难不支持,他和西班牙队就在2019年的首届新版决赛中成功夺冠,最近两届冠军则属于俄罗斯和加拿大,有趣的是这两队同时也是当年ATP杯的冠军。

而俄罗斯和加拿大一年内包揽两大杯赛的表现,更让人质疑男子网坛存在两个团体杯赛的必要性。其实在ATP杯推出之前,皮克也曾进行多方游说,希望找到合作甚至是合并的方式,但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德约当时就表示,这两项相似的赛事同时存在,且比赛间隔只有一个多月,对网球运动会是一种伤害,并相信它们终究会合并为一个。

而现在来看,德约再一次预言成真。不过率先让步的并非饱受诟病的戴维斯杯,而是声势渐涨的ATP杯,今年他们主动变成了男女混合团体赛“联合杯”,这让原本面临巨大竞争压力的戴维斯杯看起来似乎提前解套,但现在从ITF和Kosmos提前终止合作来看,戴维斯杯面临的危机并未解除甚至加重了。

328516.jpg

双方虽然合作了五年,但由于2018年只是启动阶段,而2020年的决赛因疫情取消,实际上新版戴杯决赛仅仅举办了三届就流产了。据法国《队报》爆料,Kosmos的合作之所以被提前喊停,是因为这几年赔了太多钱,而且他们也没有按照当初的许诺付够ITF相应的费用,该报也认为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就是当初取消了主客场赛制。

尽管ITF主席表示戴杯改革取得巨大成功,但从同Kosmos终止合作来看,大家都清楚这次改革以赔钱和球迷不感冒的双重失败而告终。虽然今年的决赛还会沿用前几届的赛制,但据《队报》爆料,ITF已经酝酿从2024年开始再度对戴杯赛制进行改革,其中一个可能的选项是三年举办一届,奥运年不举办。不过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到时候主客场会回来吗?

乐酷家生活网(lekujia.com)—商业生活—快乐生活多一点点,炫酷生活就在乐酷家生活网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分享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乐酷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