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娱乐 林良锋:曼联赔了夫人又折兵!没了胖虎怎敌阿森纳?

林良锋:曼联赔了夫人又折兵!没了胖虎怎敌阿森纳?

水晶宫1比1曼联(战报)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林良锋

赔了夫人又折兵!

万千曼联球迷,目睹水晶宫补时扳平,此话脱口而出。所谓祸不单行。卡塞米罗再吃一张黄牌,周日做客阿森纳,他就要作壁上观。熬到第80分钟,吃了黄牌——为了阻止扎哈突入禁区。10分钟后,卢克·肖再以超技术动作阻止施卢普突破,奥利塞的任意球飞进了死角。4年来,英超第一次有球员补时阶段直接任意球得分。倒霉起来,啥稀罕的事情你都能赶上。

FmyVOkSXoBsqjhu.jpg

利桑德罗·马丁内斯和卡塞米罗都是赛前4黄,两害相权,肯定是卡塞米罗再吃黄牌损失更大。连胜的势头戛然而止,拉什福德自世界杯后场场进球的纪录,也停了。盛极而衰,曼联周日回访阿森纳,难以全身而退。最后时刻丢了2分,人们不禁要问:滕哈赫究竟是咋想的?为什么强强对话前,仍将极可能吃黄牌的卡塞米罗派上场?为什么领先后,不立刻撤下?

曼联球迷郁闷的不仅仅是丢了2分,而是这个鸡贼的玩法,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让“义士”们耻笑。知名阿森纳球迷摩根赛前在社媒上挑衅费迪南德:“你说卡塞米罗比托马斯·帕蒂强?且看周日托马斯怎么霸凌卡塞米罗。”一看卡塞米罗吃牌停赛,摩根大喜过望,又发推:“看吧,我说卡塞米罗不敢和咱们的托马斯交锋,他赶紧申请了黄牌,匿了。”

卡塞米罗.gif

曼联上一个客场对狼队,也差点发生领先熬不到完场的事故。狼队同样在补时阶段通过定位球,由希门尼斯头槌攻门,德赫亚反应敏捷,化险为夷,曼联方侥幸拿全3分。再打客场,曼联得势不得分,终于遭到惩罚。

曼联本场又遇争议。麦克托米奈禁区内被放倒但没有点球。小黑屋提醒主裁判琼斯,后者维持原判。正是此人,在曼联做客狼队时,以手球为由,取消了拉什福德的第2个进球。上周六德比曼联逆转曼城,“正义人士”对曼联“越位”进球喊打喊杀,本轮派琼斯执法,他放过了水晶宫如此明显的禁区犯规。保送?!“义士”们现在怎么说?

进入新年,曼联杯赛联赛连轴转,既考验全体将士的意志品质、体能状态,也考验滕哈赫的轮换水平。滕哈赫近期博得各界好评,纷纷夸他带队有方,却忽视了他轮换上的短板。曼联目前是欧洲仅存四项赛事都活着的球队。如何调配手头并不富裕的资源,很能体现滕哈赫的水平。这是他在阿贾克斯不曾遇到的挑战。荷兰国内赛事只有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能给贾府添点麻烦,他只需照顾欧冠和荷甲。英超本来就强弱分野最小,遇到鱼腩拼命,强队栽跟头的比比皆是。

弗格森的三冠运气极好,并不是他一开始就有这个想法。联赛杯很早就甩了。足总杯淘汰切尔西之后,他才意识到有这个可能。三冠在英格兰历史上只有一个,大四喜亘古未闻。上赛季,利物浦也一度四线在望,最后却只有两个国内杯赛。克洛普一时起了贪念,在杯赛上消耗太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如今,同样的考题摆在滕哈赫面前。他必须清楚取舍。曼联没有拿全四个锦标的本钱,更没有这个运气。赛季原来的战略目标是重返前四,如果能顺带拿个杯赛,足矣。联赛杯打到四强,对手是最弱的诺丁汉森林,门将亨德森还是曼联的“亲生娃”,无论是否受伤,都要循规矩回避。南安普敦爆冷淘汰曼城,曼联自然是争冠呼声最高的。由此,我在足总杯对埃弗顿时就指出:没必要继续上主力。既有主场之利,以副选阵容过关最好,即使副选打不下来,保住不输再拼重赛。即使被淘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外教对两个杯赛没有偏爱,穆里尼奥和瓜迪奥拉都取联赛杯弃足总杯,就是因为新年之后英超全线卷入。都舍不得,意味着2月下旬四面树敌,主力得不到片刻喘息。一个不小心,要么输球,要么输人。假设足总杯副选被埃弗顿逼平甚至击败,就当积德让兰帕德苟延残喘好了。这份人情,兰帕德(如果能活下来)保不齐会连本带利还回来。

留着足总杯有什么甜头?二月欧战一开,内外同时冲击曼联英超争四,吃力不讨好。欧联比足总杯更有价值,一方面联赛杯差不多打完,另一方面还是重返欧冠的后路。当然,曼联要先过巴萨这关,这可能是滕哈赫不愿从足总杯抽身的原因之一。副选的另一个考虑,就是保全主力阵容。埃弗顿的戈弗雷对拉什福德连下黑脚,看得心惊肉跳。运气差点,拉什福德都熬不到德比越位进球。他和卡塞米罗、卢克·肖,是目前最不能缺的三名绝对主力。

FmyXmQqXoBYjARZ.jpg

拼到现在,这三人已渐露疲态。卡塞米罗的黄牌可能是累得启动不及,卢克·肖绊倒施卢普,可能是同样的原因。拉什福德本场脚风不顺,射门欠准。在联赛杯迎战查尔顿时我又指出:已经1比0领先,没必要把拉什福德这些人换上场。如果曼联的副选连英甲都对付不了,那就不配争联赛杯。拉什福德上场进了俩,代价可能就是本场该进的球,提前结账了。

没有卡塞米罗,曼联做客阿森纳凶多吉少。枪手在北伦敦德比双杀热刺,士气运气俱佳,连不可能的进球,都给洛里斯放了进去。少了热苏斯,阿森纳照样能赢。少了卡塞米罗,曼联保平都困难。滕哈赫固然可以说“我们首循环没有卡塞米罗也赢了”,但此一时彼一时,当时阿森纳还没有这么强的信念,对曼联也认识不足。主裁判取消马丁内利的进球,一直被枪迷视为“保送”的罪证。

韦霍斯特本场首发,但作用不大。鉴于马夏尔的身体状况并不在最佳,让他上场顶班可以理解,但不是最佳方案,且执行得不理想。锋线上杵着个接近2米的大个儿,曼联却没有多少高球威胁水晶宫后防。韦霍斯特在世界杯对阿根廷时的神来之笔,恰是作为替补的结果。他上场时法定时间只有12分钟,算上超长补时打了23分钟。一个头球,一个战术任意球连拿两分。

如果上场顺序掉个个儿,加纳乔和埃兰加首发,最后时刻换韦霍斯特上场抡大锤,水晶宫可能经不起最后这一砸缴械。实战中,曼联右路的传中均不到位,左路几乎没有。有大个踢箭头,却配一个连传中都不会也不敢的安东尼司职右翼,滕哈赫是几个意思?照理,滕哈赫对安东尼最熟悉,最器重,曼联才砸了近1个亿抢他。可万-比萨卡都开始传中了,安东尼还在原地转圈,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乐酷家生活网(lekujia.com)—商业生活—快乐生活多一点点,炫酷生活就在乐酷家生活网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分享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乐酷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